第一小说 > 鬼怪灵异 > 阴狐嫁 > 第七百九十三章戏班子
    “老村长,不好了,出大事了。”

    在几个村民把我五花大绑抬到门口的时候,门外突然有人打着手电喊。

    老村长脸色不太镇定,沉着脸语气不好的说。

    “叫啥叫?有什么话快说!”

    一个庄稼汉把头探到门里,脸色惊恐道:“村长,你快出来看!又死人了!”

    是的,他说的是又。

    这说明村子里已经不是第一次死人了。

    这下在场的几个村民直接炸开了锅!老村长的脸已经阴沉到极点,铁青的说道,“走,出去看看!”

    几个村民并没有把我单独放下,反而抬出了门口,冲到院子外,只见对面的老榆树上……

    竟然吊着一具尸体。

    那尸体身上脏兮兮的,样子像是捡垃圾的,头发更是乱的和鸡窝般!

    看到那吊尸长相刻薄的五官后,我差点没忍不住叫了出来。

    “二赖子。”

    吊在树上的尸体……正是二赖子!

    他两个小时前才从坟地回来,怎么会突然就吊死在村子里了?

    在场围了不少村民,大伙也都给看呆了!风吹来,树上的尸体晃来晃去,样子别提有多阴森了!

    我脑袋里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白衣女工,不过转念一想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她已经放下了执念,更何况二赖子吓得魂不附体,往村子里跑的时候,白衣女工根本就没机会害她。

    因为在那时候,我已经送她去看另外的世界。

    不过二赖子肯定不是无缘无故自己吊死的,看来是其他的原因。

    还是老村长见的世面多,他当时黑着脸一声不吭,从家里摸出把杀猪刀,然后将绳索割断,几个村民扑上去,把二赖子的尸身接在了地上。

    我倒吸了口凉气,定着眼睛仔细瞧了瞧,只见二赖子两个倒三角眼瞪得好大!脸上的肌肉已经完全变形,表情更是写满了怨毒和不甘!

    我更加确定他肯定不是自杀死的!也没理由自杀……没猜错的话,他是给什么东西害死的!

    眼前的这一幕吓得在场的这七八个村民魂不附体,好几个都不敢靠近过去,老村长脸色铁青,刚要说什么话。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了村外面传出一声敲铜锣的声响。

    老村长抬头看了看天色,沉着脸说道,“差不多也是时候了,不要误了时辰,阴戏马上开始了,赶紧把人抬过去,尸体回来再弄!”

    几个村民壮着胆子将我抬出去,我在一帮人的围拥下,给带到了戏场。

    而这戏场……竟然就在村外的十字路口!

    戏台搭在十字路口正中,台上放着各种纸人,香炉贡品之类的东西,而台下更是摆了好几排木头板凳!

    这些应该就是看台了,就是我放眼扫过去,只见每张板凳上都立着个蜡烛,而看台正中的那张板凳前,摆放着一张的遗相。

    那应该就是老村长的儿媳妇,长得挺普通的,但是在额头左侧上有一颗痣,因为是黑白遗照,在蜡烛的映射下,看上去特别渗人。

    老村长冲着我尴尬的笑了笑,“姑娘,你等会听戏班子老板的安排,这阴戏就是走个形式,场面活,不会有事的!”

    见他要走,我挣扎两下没用,干脆就放弃了,疑惑道:“既然是阴戏,活人镇场,你们不坐在这里看?”

    脸上闪过一丝惶恐,老村长干笑道:“这阴戏除了戏班子,和指定的观众以外,其他活人必须回避!就算躲在远处看都不行!”

    “否则啊……魂儿就得被脏东西勾走!”

    这话听的我头皮阵阵发麻!老村长又笑了笑,道:“等看完戏你来我家!我给你接风洗尘!”

    话说完,老村长他们就头都不回地走了。

    我盯着他们的背影瞧去,只见刚开始走的还很慢,走出十几米后,这些人竟然慌张地小跑起来!

    生怕走迟了,就要遇到啥恐怖东西似的!

    这让我心里感到愈加地不安起来!

    所谓的阴戏……到底是啥玩意?

    既然是唱给鬼听的,那我这活人在场,真的没关系么?

    万一等会看台来了脏东西,我该怎么办?

    我想到了封山村的事,但是这跟那个完全不一样。

    正瞎琢磨,那戏班老板走过来和我打了个招呼。

    “小姑娘,听老邢说,你是他家派来看戏的?”

    这戏班老板是个秃顶中年人,面相看上去挺和善的,听老板这么问,我感觉有点好笑。

    首先,他嘴里说的老刑,应该就是老村长的姓。

    我说,“你看我这样,是自愿来的吗?”

    戏班老板看了我被困住,眯着眼睛自顾自道:“咱们这戏班子,是专门给农村唱阴戏的,干了有些年头了!”

    “你把心放宽,看戏就行!啥事都不会有的!”

    说完,他慢慢的朝着我过来,走进后伸出了手。

    “你干什么?”我脸一横,嘴里不安的说道。

    戏班老板说,“别动,我把你绳子解开!”

    我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把绳子给我解开了,我胳膊跟腿被勒的青疼,扭动缓和了一下,我抬起头对他说,“你就不怕我跑了吗?”

    “其他人会,但是姑娘你不会。”老板冲着我有些诡谲的一笑。

    “哦?为什么这么说?”我不解的问道。

    “要是换做别人,这会儿早就吓得不成样子了,但是从姑娘神情来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说着,老板笑眯眯地掏出个木牌,塞到我手中,道:“这木牌咱们戏班子人手一块!等会看戏时,你把它捏在手里,万一有脏东西来,它就知道你是请来的看戏人,这样它们就不会害你的!”

    我低头瞧了眼,只见那木牌做工粗擦,上面用黑笔画了个骷髅图案,倒也没啥特别的。

    收好木牌,我指着戏台下的空板凳,问道:

    “老板,这些板凳上的蜡烛,是咋回事?”

    老板回头,指了下刑言的遗相,道:“按理说,这阴戏是唱给这位死者听的!但难免会引来路过的孤魂野鬼听戏!”

    “这些空座位啊,就是给它们准备的!等会戏开演了,要是哪张板凳上的蜡烛亮了,就说明有鬼……坐上去了!”

    听老板这么说,我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阴戏!

    难怪摆了这么多板凳!都是给鬼坐的!

    想象下,等会所有板凳上的蜡烛全亮……那画面得有多恐怖啊?

    望着戏台下的空板凳,我后脊梁一阵发凉,就问那老板。

    “来看戏的鬼……多么?”

    老板是过来人了,听我这么问,他倒显得不咋害怕,摇头道。

    “那可说不准!至少来七八个吧?而且来的也不一定都是鬼……可能会有别的脏东西!”

    “所以说啊!这阴戏必须要有一个活人观众才行!有阳气,那才能镇住场子!不然你想……戏台下全是鬼的话,那咱们这戏也不敢往下唱啊!”

    也许是怕我被吓住,老板拍着胸脯对我道:

    “别怕!你木牌拿稳了,啥事都没有!咱们戏班可不是闹着玩的,几百场的阴戏唱过来,也没出过啥事!”

    “而且,你真要有啥闪失,我跟老邢没法交待不说,以后这行我也就做不成了!”

    “你就坐在这里好好看戏就成了,不会出啥事,等会戏散场了,就可以站起来了,你的确符合要求,要是换村子里其他人来,保准会出乱子,记住等会戏开始了,不要东张西望。”

    我说,“你把我放了,就不怕我现在走,我不是这个村的人,没必要冒着个险!”

    “我不怕你现在走,我更怕你中途会捣乱,所以把你放了,跟你说了这行的规矩,这也是积阴德的事情,处理好了,整个村子太平,你也积了德,两全其美不是?”

    喜欢阴狐嫁请大家收藏:阴狐嫁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diyi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