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 > 玄幻奇幻 > 女王的意志 > 第511章 平等与爱
    “你要是想吃一辈子软饭,那你就不努力。”

    “还有,你说谁大你三千岁?”

    女王陛下明显的不高兴了,紫色小闪电已经在无尽的黑暗中“啪啪啪”的闪烁跳跃,看起来随时都会落在某个“已经不想努力”的软饭王身上。

    自从女王陛下跟夏尔有了亲密接触,夏尔脑海中的很多记忆、话梗就被“她”掠夺过去了,刚才夏尔只是嘟囔了几句后世的话梗,就被“她”抓住了其中的痛点。

    “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已经很努力了好吧!我现在已经第五位阶了,距离高位阶超凡者也不过两步之遥.......”夏尔很无奈的解释道。

    夏尔说的也是真话,后世那些投入鸡皮鹤发怀中的小男生是真的不需要努力了,但是他们真的就不努力了吗?

    绝不是的!

    如果不努力,怎么能够继承亿万遗产?

    “我不是说你努力不努力,我是问你谁大你三千岁?我有三千岁吗?”

    “噼啪!”

    紫色小闪电还是劈了下来,蹭了夏尔的身体一下,让他疼的打了个激灵。

    夏尔急了,脑海中映现出了在灵力虚空中见过的女王模样,他跟“她”在星床上共眠了很长时间,一些细节都是牢牢的记在了心里的。

    “跟你说了只是说说而已,你自己对比一下,你的样子跟我脑海中那些媚俗女子一样吗?”

    女王的样子就像一滴纯净的水,清澈、干净、纯洁,沾染了一丝粉色的身躯触之柔软,闻之清香,让夏尔久久难忘。

    “我跟你都这样了,也不说什么违心的话,你.....真的很嫩、很润、很靓,这口软饭,我只能说.......真香。”

    “..........”

    两辈子了,夏尔还是第一次抹下脸皮说这种赖皮话,他自己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但是听了这话的“她”却立刻没了声音,好久都没说话。

    好半天之后,无尽的黑暗中忽然有了亮光,这还是夏尔第一次在这种黑暗隔绝的环境中看到亮光。

    一团星辉凝聚成了女王陛下的脸庞,一双眼睛之中有脉脉的辉光流淌。

    “我不是逼着你变强......”

    “.........”

    夏尔有一种错觉,女王陛下的话语中竟然有了从未有过的幽怨。

    “但是......你若是想与我长长久久的话,还是要跟上我的脚步,以前我一个人孤单惯了也不觉得怎样,可是现在......”

    “我无法想象,如果以后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度过不知尽头的孤寂长夜。”

    这段话女王陛下说的很慢,应该是考虑了很久,而且还根据夏尔脑海中的记忆,使用了很多只有大天朝人才能理解的情愫寄语。

    夏尔愣住了,虽然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自我感觉跟女王陛下的关系不一样了,甚至有些持宠而娇了,敢跟“她”开一点点的玩笑了。

    但是如果说一个曾经高高在上的“神灵”忽然温情脉脉的跟你倾诉自己的内心,你特喵的敢相信吗?

    想想前几次亲密接触时候的场景,“她”蛮横的和夏尔摆出各种姿势,那种强硬的态度真的就是一个高高冷冷的“女王”,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把自己内心柔软的一面展示给人看?

    夏尔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却真的被“她”感动了、融化了。

    他急急的问道:“要怎么样才能跟上你的脚步?”

    “像柆薇妮那样。”

    “..........”

    “我去,弑神?”

    短暂的沉静过后,夏尔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惊讶的看着女王那星辉凝聚成的眼睛喊道:“你这要求也太高了,比985相亲网上的条件都高,弑神那是人干的事儿吗?”

    夏尔可是亲眼见过一次“弑神未遂”的过程的,光明教皇普莱克斯在真神光明之眼柏米莎的支持之下,在女王的灵力虚空大殿中发动了“弑神”尝试,到最后光明教皇普莱克斯灰飞烟灭,真神柏米莎果断自爆,以永远失去一条胳膊的代价逃离了女王的魔爪。

    现在让夏尔重新去走教皇普莱克斯没走通的那条路,这不是心梗病老头看小姑娘燕舞,用最艺术、最刺激的方式告别人生吗?

    但是女王陛下却依然对着夏尔劝道:“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柆薇妮不就干成了吗?”

    “..........”

    在几天之前夏尔刚刚知道,圣光会信奉的神灵,圣光女神柆薇妮,原来只是一介凡人,但是最后通过弑神的方式走上了神位,是个不折不扣的传奇,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柆薇妮是柆薇妮,我是我,弑神这么危险的事情,我现在还不想去做!”

    夏尔的语气很生硬,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愿意去按照女朋友的美好期望拼搏奋斗的,女人只是付出了梦幻般的期望,男人却要蠢驴一般不知疲倦的拉动磨盘,以完成对女人、对家庭的供养。

    等到梦幻成真的那一天,她们会露出开心的笑颜,她们会高呼“老公万岁”,但是又有多少女人会真心在意......那头驴子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呢?

    夏尔现在严重怀疑女王陛下被自己脑海中那些“望夫成龙”的偏激思想给毒害了。

    “我可以为了你去做一切事情,但是也希望你设身处地的为我想一想。”

    夏尔低着头不愿跟星辉凝聚成的女王影像对视,以维持自己心中的那一丢丢坚持。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女王温柔的声音在夏尔耳畔响起:“好吧!你如果不想努力,我也可以护着你一辈子,但是你以后再说我比你大三千岁这种话,我就.......揍你!”

    “我保证不说,连想都不想!”

    无尽的黑暗消散了,夏尔又回到了焦土一片的旷野上。

    清冷的月光笼罩了大地,初冬的寒夜料峭寂冷,正如夏尔此时的心情。

    夏尔已经接受过很多次女王的降临,今天第一次感觉到了惆怅。

    “穷小子跟女总裁,真的可以跨越门当户对在一起吗?”

    “人与神,真的可以........平等吗?”

    夏尔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心里有了很多很多的幻想,但是今夜过后,他模模糊糊的看到了自己跟女王之间的隔阂。

    “如果我和‘她’不是平等的,那.......这是爱吗?”

    “..........”

    “唉!”

    。。。。。。。。。。。

    。。。。。。。。。。。

    瑟拉从最后一朵火焰中闪现了出来,落在地上之后竟然脚下一软,差点儿没站稳。

    夏尔炮弹一般向自己扑来的情形还留存在她的脑海之中,她到现在也无法确定,自己如果真的跟那个家伙近身肉搏,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一个可以免疫圣光火焰的“神眷者”,真是自己的克星。

    “我今天才知道,不知畏惧的瑟拉冕下,也会狼狈到这个样子。”

    愣愣出神的瑟拉猛然转身,手中的神杖急速颤动,汹涌的圣光火焰遍布了身边数十米的范围。

    “伊斯梅尔?真想不到你也会在尼兰。”

    一身金边蓝色曦光教士袍的伊斯梅尔从黑夜中走了出来,一直走到圣光火焰的边缘才停了下来。

    伊斯梅尔亮出了自己的神杖,温和明亮的曦光在神杖的顶端绽放,严肃而威严的呵斥道:“瑟拉,你越界了,现在给我一个理由,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大陆上!”

    “呵呵!当然是光明教会的那些人同意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伊斯梅尔干脆利落的说道:“很抱歉,我不同意!”

    “.........”

    瑟拉本想着讥讽伊斯梅尔一句,结果伊斯梅尔却答非所问的直接回怼了过来,当下她一时语塞,然后就是心头火起。

    今天晚上是个什么日子,一个个的都骑到老娘头上来了?

    “你不同意又怎样?这片大陆上还轮不到你伊斯梅尔来做主,你只是个老二,永远的、随时可能被人代替的老二。”

    伊斯梅尔眯起了眼睛,身上的蓝色教士袍微微飘动,一层淡淡的曦光开始围绕着他的身躯迷迷蒙蒙。

    显然,“永远的老二”这个称呼让一向温和的曦光教宗愤怒了。

    “瑟拉,我知道你一直不甘心窝在那个小岛上,既然你决定挑战曦光的威严,那就让我来把你送回圣光的怀抱吧!”

    “挑战曦光的威严?哈哈哈哈!”

    瑟拉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到最后甚至笑出了两滴眼泪。

    “伊斯梅尔,你还以为自己可以代表曦光的威严吗?据我所知,曦光女神最宠爱的可不是你喲,你的教宗地位已经受到威胁了却不自知?”

    “真是愚蠢的挑唆,我听说强大的瑟拉更喜欢用实力来跟人对话,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啰嗦,你是在掩饰心中的恐惧吗?”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曦光教徒,曦光女神对他的宠爱远远超过你这个教宗冕下,曦光教会不但是大陆老二,你伊斯梅尔也是曦光老二了。”

    “..........”

    伊斯梅尔脸色不变,淡然的说道:“你是在说夏尔侯爵吗?他是曦光女神的眷者,受到神灵的宠爱是必然的,我本来就想把他确定成下一任教宗的人选,如果神灵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愿意让出教宗的位置,并且诚心的辅佐在他的左右,把曦光的意志传遍整个大陆。”

    “..........”

    瑟拉真的想不到伊斯梅尔会立刻猜到夏尔身上,也想不到伊斯梅尔会这么的洒脱,但是她从伊斯梅尔的话中听明白了一点,曦光教会已经不甘于光明教会之下,想要把曦光的意志传遍整个大陆,跟光明教会一争高下了。

    “曦光救世!”

    伊斯梅尔一声轻喝,旷野上突然绽放出一个方圆几十米的光环,淡淡的、蒙蒙的光亮环绕流动,看起来是那么的温和平静。

    但是瑟拉却知道这个平静的光环中隐藏着多大的力量,曦光教宗的专属技能可不是普通高阶技能可比的。

    瑟拉一直自负自己的实力要比伊斯梅尔强上几分,但是无奈曦光教会的底蕴要比圣光会大得多,受到曦光意志加持的伊斯梅尔跟她两相碰撞之下,谁胜谁负真的很难确定。

    如果在几个小时之前,瑟拉会毫不犹豫的疯狂赌一把,但是现在......她却保守了。

    都是那个夏尔惹的祸。

    “伊斯梅尔,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

    伊斯梅尔不为所动,跨步往前移动,环绕流动的曦光光环跟瑟拉冕下的圣光火焰接触在了一起,当即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炸响。

    强烈的灵力波动席卷了整片旷野,比龙卷风还要肆虐的风暴把地面上所有的一切全部移除,只剩下风暴中的两个超凡者遥遥相对。

    “你这个疯子!”

    瑟拉冕下迅速后退,同时手中神杖急速震动,把更多的圣光火焰召唤了出来。

    她手中的神杖和伊斯梅尔的神杖一样,都是神灵赐予的神器,不但是一方宗教首领的象征,而且结合她圣光会牧首的身份,可以发挥出远超一般“冕下”的实力。

    空旷的原野上风雷涌动,光与火的碰撞持续了十几分钟,最后在双方的默契之下缓缓消散。

    伊斯梅尔的蓝色教士袍失去了半边下摆,一只靴子被火焰烧毁,露出了大大的脚丫子。

    瑟拉冕下的黑色长袍碎裂了兜帽,苍白的面容在月色之下显得更加惨淡。

    “瑟拉,你还没有踏足大陆的实力,不想死的话,就离开吧!”

    “伊斯梅尔,想不到你竟然隐藏了实力,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

    瑟拉伸手把散乱的长发捋到了脑后,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夏尔。

    “如果我有那个家伙的一身神器,会不会把伊斯梅尔这个老东西给弄死呢?”

    夏尔那一身精致的盔甲、长剑、圣典书页,完完全全就是作弊的配置,跟他那个神眷者比起来,瑟拉觉得自己和伊斯梅尔这些神灵的牧羊人就是叫花子。

    “伊斯梅尔,光明的意志既然已经不在光明教会了,我们可以合作,拿到我们各自需要的东西........”

    “这里没有你需要的东西,曦光教会也不需要跟你合作。”

    “千年以来,光明教会独占大陆上几万万的信徒,只给我们一点点的汤水解渴,现在既然你已经动了心思,为什么拒绝我这个盟友呢?”

    伊斯梅尔没有说话,再次祭出了“曦光救世”的曦光光环,丝毫没有合作的意思。

    “如果你不跟我合作,我就把曦光教会得到了《光明圣典》的消息散播出去。”

    “..........”

    伊斯梅尔沉声说道:“你说什么?”

    “我在夏尔手中,见到了《光明圣典》的书页,他可是曦光的教徒哦!”

    伊斯梅尔终于动容,已经逼近瑟拉的曦光光环刹那间崩散。

    喜欢女王的意志请大家收藏:()女王的意志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diyi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