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 > 现代言情 > 战少的学霸小狂妻 > 第617章 让他们死得悄无声息!
    正巧她的伤口很疼,她走过去,在江肆身边坐下。

    这是相对干燥的一片区域,参天大树足足需要几个人才能围住。

    苏俏坐在江肆身边,特地保持了一米多的距离。

    她没有追问,静静的等江肆说。

    火堆熄灭了,没有光,整个林子里漆黑黯淡。

    上方的树荫遮映,仰头时,能看到星星点点的月光,如同繁星。

    江肆靠着树干上,好半晌后,他忽然问:“你知道肾癌吗?”

    苏俏眼皮瞬间一抽,肾癌?

    难道江肆患的……是肾癌?

    江肆目光一点点放空,又补充道:

    “肾癌中的未分化癌。”

    苏俏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肾癌绝大多数都能活5年,但肾癌又分为嫌色细胞癌、嗜色细胞癌、肾集合管癌以及未分化癌。

    其中未分化癌,预后十分差,可能1-2年就会出现死亡。

    所以江肆患得是这种癌症?一两年就有可能会死?

    她明明记得前世……

    不对,前世她和江肆几乎没有任何交集,高中毕业后,就再无往来,也未听说过任何和江肆有关的消息。

    并且江肆前世也并不喜欢她,和她更没有任何往来。

    她心脏升腾起一阵阵浓烈的难受,像是听说了自己的至亲得了绝症般的感受。

    江肆这么好的人,竟然会得肾癌?

    如果真的是,恐怕……

    即便前世她多活了10年,那个时代也没有能医治肾癌的方法,只能让患者尽可能的接受治疗,等待死亡。

    想到什么,她忍不住问:

    “你所说的江赢,他患得也是这种癌症么?他能害死那么多重生者,应该有很多的高科技,他也没有办法?”

    “他若有办法,这些年来就不会这么努力。”

    江肆说到这,又想到什么,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不过再努力,也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向来淡漠的声音里带了些苦涩。

    苏俏听着,心里很是难受。

    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紧攥着,喘气都有些疼。

    连江赢也没有办法?

    那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有办法?

    即便她是重生而来的,即便战深也十分强大,可他们都没办法至于。

    江肆只能等死吗?

    她重生以后,是江肆给了她第一抹温暖。

    他帮助她逃脱郑美玲的控制,还给了她第一笔钱。

    倘若没有江肆,兴许她不会死,但是在江宁县的日子也未必会那么顺利、充实。

    江肆也一直对她很好,可这样的人,却得了癌症,活不过一两年……

    江肆似乎察觉到她的难受,收敛起不该有的情绪,安慰道:

    “我今晚告诉你,只是想让你知晓,m医研室罪孽深重,战家人理应付出代价。

    你不应该爱战深,战深也不值得你爱。

    以你现在的能力,离开战家,你也可以拥有更好的人生。

    听我的,不要再和江赢作对。”

    苏俏还沉浸在难以接受间,又听到他这话。

    想到m实验室,她心里更是复杂。

    她不相信战深会做出这种事,更不相信他会残害这么多人命。

    但想到江肆的病情,她又不想和他争论,只能说:

    “如果战深真的纵容了m实验室,我不会轻易原谅他。

    但即便让整个战家陪葬,你们的病也无法治愈,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想办法攻克。”

    “攻克?”

    江肆又忍不住笑了笑,笑得颇有些漫不经心。

    他慵懒的往地面一趟,手臂放在脑后,随性的枕着。

    “放弃吧,江赢研究了这么多年,也不过是让这个疾病变成癌症、不过是争取让我们能多活几天而已。”

    在江赢重生来之前,那些人全都死得无声无息,查不出任何病症。

    但江赢重生后,才知道是一种人类还没察觉检查出的癌症因子。

    据江赢所说,该种癌症因子即便二十年后全球也无应对之策,仅仅只处在发现揣测阶段。

    江赢重生后,用尽了毕生所能,才用科学技术将弥漫在全身的癌症因子、顺利转移到肾脏。

    虽然肾癌也无法医治,但肾脏前期可以进行一些毒素分解,可以延缓癌变的速度和时间,让他们多活上一段时间。

    但压制归压制,压制过后,情况只会更加不容乐观。

    苏俏也不知道是不是背靠着大树的原因,后背一阵阵冰凉,凉得心脏都冷冷的。

    虽然江肆说得漫不经心,似乎已经等死的心态,可她却接受不了。

    江肆不该死,也不能死。

    她得想想办法。

    她闭上眼睛,脑海里的思绪一片凌乱。

    江肆也没再多说,仿若沉浸在忧伤中。

    夜里一片宁静,黑如幕布笼罩。

    很远很远的地方,几个人正在夜色中等待中时机。

    其中一人正在接电话,电话那端的人命令:

    “让他们死得悄无声息!绝不能被任何人查出来!”

    “是。”

    那人应下后,挂断电话。

    他对另外几人招了招手,“开始行动!”

    几人连忙打起状态,开始了一番忙碌。

    江肆正苏俏在树下,一人头枕着手臂仰望“漫天繁星”,一人背靠着树干闭目沉思。

    有浅浅的月光和星光洒落,画面宁静如画。

    苏俏一直没睡着,满脑子都是江肆的话,“肾癌”两个字在她世界里不断的浮动、挥之不去。

    而江肆紧闭着眼睛,恍若已经熟睡了过去。

    夜越来越深了。

    忽然,“吼”的一声野兽低吼传来。

    苏俏和江肆近乎同一时间睁开眼睛,两人的眸子里皆是警惕。

    他们没有生火,为的就是不引起的注意。

    可这野兽声,似乎就在不远处。

    苏俏环顾四周时,忽然瞳孔紧缩。

    就见四周的方向,黑夜里亮起了无数绿幽幽的小萤火。

    那不是萤火,而是野兽的眼睛!

    它们正在朝着他们逼近。

    江肆也看见了,他倏地坐起身,快速拦到苏俏跟前,将她护在身后,同时对她命令道:

    “上树!”

    苏俏拧眉,“不行,你一个人不是它们的对手!况且这森林的野兽,肯定会爬树,我也躲不了多久。”

    “我自有办法,快上去。”江肆声音沉冷,手中已经多了柄锋利的匕首。

    他企图用一柄匕首对付那么多野兽?(记住本站网址:www.diyi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