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 > 现代言情 > 战少的学霸小狂妻 > 第249章 战少奶奶
    苏阮德进来后,疼爱又愧疚的看了眼苏俏后,径直对所有人说道:

    “你们看到的视频仅仅只是冰山一角,郑美玲对小俏做的,远远不止于此!

    从小郑美玲就嫌弃小俏是个女孩,小俏还生来丑陋,农村都有一个传说,说龙凤胎只能活下来一个,郑美玲担心小俏克着宝贝儿子锦时,就把小俏送去了农村!

    那时候小俏生下来才不到十天啊,她只有三斤多点,小的像只猫一样,却被一件破衣裳裹着就丢去了农村。

    我想给点钱,可她却硬生生抢着,说是给了小俏,锦时就没得吃了。十天不到的小俏就只能跟着她爷爷,喝着米汤、去捡别人喝剩的已经发酸的牛奶喝……”

    “住嘴!你给我住嘴!”郑美玲扑过去就要打苏阮德。

    苏阮德下意识的害怕,可林书却第一时间拉住了郑美玲的手腕。

    苏阮德才继续道:“有一次,小俏被她爷爷喂了捡的馊的东西吃,上吐下泻了整整半个月,瘦的皮包骨,必须去医院。

    她爷爷抱着仅有一个月的她跪在门口,求着我们给点钱,郑美玲却死活不让我出去。我给他们送了十块钱,郑美玲就气愤的用玻璃砸我,我的手臂到现在还有一道疤痕!”

    说话间,他挽起了自己的手臂,将自己的伤口露给众人看。

    众人看得触目惊心,难以置信。

    苏阮德继续说:“那次,郑美玲把我打伤后,硬生生从襁褓里抢回了十块钱,还让她和她爷爷有多远滚多远。

    当时全村的人都以为小俏撑不过当晚,还是一个行乞的老奶奶给了小俏一些中药,才让她险险活了下来。

    最惨的不是这些,小俏她跟着她爷爷,虽然吃的不好穿的不好,但她爷爷好歹是真的疼爱她啊。

    可她爷爷死后,她不得不回到家里,我不止一次让郑美玲对她好点,可郑美玲却只给她吃剩下的饭菜、还让她做家里所有的家务。

    那时候小俏才六岁啊!郑美玲却让她负责给一家人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每到冬天小俏的手就冻得起疮流脓,郑美玲却从没有放过她!

    而且她太小了,那时候真的太小了,连刀都拿不稳,却要切菜割猪草,切出血了就贴个蜘蛛网继续切,蜘蛛网兜不住了就用透明胶黏着伤口,丝毫不敢让鲜血流出来,以至于她的手上落下了许许多多的刀疤……”

    苏阮德说到这里,声音变得十分沙哑,忍不住抬起手抹泪。

    所有人看向苏俏的手,就见她的手的确不如一般女孩白皙,而且还明显的粗糙,手指上更是明显可见无数的刀疤。

    战深胸腔里滚涌着一阵阵的心疼,和滔天的怒意。

    在他锦衣玉食时,他的妻子却在乡下角落吃着那样的苦!在所有小孩都无忧无虑时,苏俏却一个人承受着那么多!

    他眸底第一次染上阴鸷的嗜血。

    倘若杀人不犯法,他能立即要了郑美玲的命!

    这时,张雪瑛也大步走出去道:

    “这些家庭虐待就算了,农村的孩子早当家,是个女孩子都要受些委屈。

    最可恶的是眼看着就要高考了,苏俏她想好好学习,可郑美玲竟然联合苏锦时算计苏俏,想逼苏俏自己退学,把苏俏关在屋子里,放火威胁!”

    “对,当时苏姐执意要读书,郑美玲这个老巫婆就把苏姐逐出家门!

    那时候苏姐身上压根没钱,她还没开始赚钱,连去的地方都没有,整整两天没有吃过一锅饭,头还被郑美玲给砸破了,独自一人流落在公园里,被淋成了落汤鸡!”王舒馨也上前说。

    “要不是班主任大雨夜的把苏姐领回来住宿舍,苏姐就死在那场大雨里了!你个老巫婆你怎么还好意思来破坏苏姐的婚礼!”

    楚杰景愤怒的说着,抓起桌上的一串葡萄就砸向郑美玲:

    “你滚!立即滚出去!你再破坏苏姐的婚礼,我们第一个不放过你!”

    “对,要是你没有虐待苏姐,苏姐至于一个人远上锦城吗?”

    “她才十八岁啊!你们竟然逼十八岁的苏姐赚二十万!逼得苏姐背井离乡!”

    “现在的苏姐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任你欺负的苏姐,她有我们保护,你别想再伤害她一分一毫!”

    “滚!立即滚!”

    f班的所有同学都控制不住愤怒的说着,纷纷开始朝郑美玲砸东西。

    边砸他们还边起身走在前方,形成了一堵保护墙,将苏俏和订婚的舞台彻底保护在了身后。

    霎时,满天的水果点心奶油等纷纷砸在郑美玲身上。

    郑美玲被砸得“啊啊”惨叫,她愤怒的大骂:“住手,你们给我住手!你们知道什么!你们没有证据……啊!不要再砸了!”

    现场一片凌乱,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帮她。

    林书更是拉着苏阮德走到了安全的领地。

    苏俏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眼眶再次控制不住的红了。

    这一次,她不再是小时候被关在猪圈里无法反抗的小可怜,这一次,她不再两个月前在雨夜里孤军奋战的落汤鸡,这一次,她也不会再被郑美玲破坏幸福!

    她是所有人的苏姐!是活给自己看的!

    她手指再次敲击一下,屏幕上的图片又变成了一张转账记录单。

    单子上显示,每个月苏俏都给了苏阮德转了一百万!

    苏俏走到订婚台上,对所有人说:

    “我苏俏不嫌弃贫穷的家人,嫌弃的是利用我伤害我的家人!

    曾经虐我如狗,如今想白蹭富贵华荣?做梦!

    既然已经签订了断绝关系协议书,那就没有反悔的余地。来人,把她赶出去!”

    战家的保镖们都没有动。

    毕竟苏俏还没嫁进来,还没有发言权。

    战深一个厉眼扫向他们:“战少奶奶的话,你们听不见吗!”

    冰冷的声音里满是威严。

    一群保镖立即点头,大步走上前去拽住郑美玲,用力将她往外面拖。

    郑美玲全身已经被砸的狼狈不堪,脸上都沾满了奶油,被这么多人拖着,她愤怒不甘极了,忽然怒不可遏的冲着战爵骂:

    “什么战三爷?你个人模狗样的狗东西!你为什么要骗老娘?你不是说所有的视频监控都消除了吗?你不是没有任何资料的吗?你不是说一定会让老娘享福的吗?

    你个大骗子!死骗子!你快说句话啊!”

    愤怒的咆哮声荡出,树上的鸟儿都被惊飞了。

    众人听得一脸懵逼。

    战三爷?郑美玲这是在骂战三爷吗?战三爷跟这事有什么关系?

    战爵脸色倏地黑沉,这个没长脑子的废物!

    他冷声命令:“秦七,赌上她这疯狗的口,拖出去!”

    “是。”秦七大步上前,拿了布团就要赌住郑美玲的口。

    郑美玲却像个泼妇般迅速躲开,还狠狠一咬秦七的手,咬的秦七鲜血直流。

    咬完后,她又对所有人吼道:“我没想来闹事的!是狗屁的战三爷让我来的!是她让我拆散战深和苏俏的!”

    一句话在现场清清楚楚的传出。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战爵身上。(记住本站网址:www.diyi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