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 > 二次元 > 有崩玉的我只想做个七武海 > 第185章 先搞一波再说!
    水之都的风貌景色和记忆中没有太大的差别,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老城市,它不会像那些个新兴城市般日新月异的变化着,而是固守着那份岁月积淀下来的沧桑之美感。

    一号船坞,

    忙活了一天的工人们踏着夕阳三三两两的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喂,听说了吗?那个黑王子又来了。”

    “黑王子?······啊!王下七武海吗?那种大人物又来做什么?”

    “谁知道啊!大概是买船吧!咱们水之七岛除了船以外没有其它的特产,总不至于是专门来吃水水肉的吧?哈哈哈!”

    “别小瞧水水肉啊!你这混蛋。”

    话题从黑王子歪到水水肉,然后一如往常很快滑落到下流段子。

    路奇混在人群中,

    他的人设是不苟言笑,在船工中又素有威望,倒也不用强迫自己去说什么下流段子,不过不说话不代表他不会听,关于黑王子的话题他可是一字不漏,心中也在猜测黑王子又在搞什么鬼?

    一次次的拜访水之都有意义吗?

    新世界的霸主就滚回新世界去作威作福啊!偏偏来水之都吓唬人······本来潜伏工作就束手束脚不好干,黑王子还三五不时来水之都,总是不由自主的担心被黑王子戳破了他们的伪装,到时候五年的辛苦都要付诸流水。

    如果只是白忙一场也就罢了,

    他更担心黑王子是冲着冥王图纸来的。

    这不是杞人忧天,身为cp9最优秀的特工,多疑早已是一种本能。

    “路奇,去喝一杯?”

    长鼻子的卡库领着一班人浩浩荡荡走了过来。

    这个绰号‘山风’的男人和路奇一样,是一号船坞的工头之一,不过和不苟言笑的路奇不同,卡库除了喜欢自称“老朽”的口癖有些奇怪外,在船工中是相当有人气的存在,走到哪儿都有朋友。

    路奇没有吭声。

    肩头的鸽子倒是歪了歪小脑袋,瞅着卡库。

    “走走走,去布鲁诺的酒吧,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卡库振臂一呼,一群还打光棍的酒鬼们轰然应诺,嘻嘻哈哈的涌向了商业街的布鲁诺酒吧,这里是船工们常来的地方,酒水价钱适中,距离船坞也不太远,老板布鲁诺还会给他们卖炒饭等食物。

    路奇和以往一样不紧不慢的缀在队伍的后方。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商业街。

    布鲁诺酒吧已经开门营业。

    这个时间点客人还不多,等过了晚饭时间,出门找乐子的人变多,酒吧等场所才会真正的热闹起来,不过布鲁诺酒吧已经不用等晚饭时间结束,呼啦啦一群粗汉冲了进来,原本还很安静的酒吧瞬间群魔乱舞起来。

    卡库陪着众人喝了一圈之后,借口上厕所从酒桌上脱身。

    在走廊中拐了个弯,进入了酒吧的储藏室,小小的棋牌桌前已经有人等候。

    “太慢了,卡库。”

    身着紧身裙的金发美人扶了扶眼镜,看着走进来的卡库冷声喝斥了起来。

    “巴里他们缠得太紧了······”

    卡库解释道。

    “卡莉法,别浪费时间了,告诉我们黑王子来水之都又是为了什么?”路奇打断了卡莉法和卡库那无意义的对话。

    “不好说,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卡莉法神色凝重。

    “黑王子本人说这次来水之都只是路过,他是准备去狩猎银狐海贼团······”

    “银狐海贼团?老朽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卡库一脸怀疑。

    这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他所知道的厉害的海贼团并没有这么一个名字。

    “是从南海来的新人海贼团,不是什么厉害的家伙,不过这支海贼团的船长‘银狐’是迟缓果实的能力者,在高危能力名单之中,或许黑王子是打算招揽这个家伙······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恶魔果实的能力有强弱、上下之分。

    历经了八百年岁月的世界政府对于恶魔果实有着特别的分类方式。

    不是所谓的超人系、自然系、动物系······而是根据恶魔果实的能力的危险性进行划分,并且罗列出来了一份‘高危能力名单’,当大海上出现相应的能力者的时候需要多加关注。

    迟缓果实,

    就在这份名单之上。

    同样被列入名单的还有时间果实、记忆果实、震震果实······等等。

    “迟缓果实吗?”

    路奇皱了皱眉,如果是迟缓果实的能力者,会吸引黑王子······还是感觉这个理由不怎么靠谱,以黑王子的权势和地位,实在是没必要为了区区一个迟缓果实的能力者亲自出手。

    “黑王子是不是恰巧路过水之都我不确定,不过我看他和冰山市长说话时候的态度,他似乎是真的盯上了银狐海贼团。”卡莉法犹豫了片刻,还是将自己的观察结果说了出来。

    “迟缓果实的能力者吗?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老朽都想见一见了。”卡库搭腔赞叹。

    “银狐是男人,而且······很丑!”

    卡莉法推了推眼镜。

    “······”

    听到这么个回答,卡库张了张嘴,想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感觉越解释越说不清楚,只好默默的又闭上了嘴巴。

    路奇没理会同僚的小摩擦,他凝眉思索了片刻,终于做出了决断,“是不是真的路过水之都无所谓,总之卡莉法,你那边尽量盯紧黑王子的行动,如果有什么意外······必要时候,就算是暴露身份也无所谓。”

    “可是,还没有查清楚冥王图纸的具体下落?”

    卡莉法皱起了秀眉。

    她在冰山身边潜伏了近五年的时间,并没有发现任何与冥王图纸有关的线索,唯一确定的就是冥王图纸的确存在,而不是一个虚构的谎言。

    “······不得已的话,逮捕冰山和弗兰奇,图纸很大几率在他们当中一人的身上。”路奇面无表情的说着,他们在这水之都潜伏了五年的时间可不是虚度过去的。

    弗兰奇,

    或者说是卡特·弗兰姆,鱼人汤姆的小徒弟,也就是冰山市长的师弟,这个早已被判定死亡的家伙如今还活着,而且就在水之都混的风生水起,查清楚这个家伙的真实身份的时候,素来冷静自若的路奇也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惊讶。

    没见过这么蠢的家伙,既然侥幸活下来了不赶紧找地方躲着去,偏偏还赖在水之都不走,真把cp9当废物小瞧呢!

    惊讶过后,

    就是看到任务完成的曙光的欣喜。

    如果不是不确定冥王图纸到底在冰山和弗兰奇两人谁的身上,担心藏在了某个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害怕打草惊蛇,就算抓住了冰山和弗兰奇也找不到图纸,早就出手把两人拿下了。

    不过事到如今,

    路奇也感受到了些许紧迫感。

    像现在这样徐徐图之或许完成任务的机率更大,但是势必需要足够长的时间,偏偏黑王子这个他们完全无法抵抗的怪物三番两次到访水之都,这让习惯了掌控一切的路奇很不安。

    或许······冒点风险也是可以接受的。

    “就这么办,卡莉法,等黑王子离开就动手······暗杀,就让冰山‘死于暗杀’,让布鲁诺去给你帮忙,他的能力很方便。”路奇语速飞快,俨然是彻底下定了决心。

    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他不能容忍在这最后的时候出现什么差错。

    该收网就要提前收网。

    布鲁诺站在储藏室的门口,木头人一样无声无息,只是在路奇发话后看了卡莉法一眼,轻轻点头示意他会配合卡莉法的行动。

    “卡库,去找一伙海贼,让他们承担责任。”

    路奇没忘记找人来背锅。

    弗兰奇那个烂人失踪也好,死亡也罢,除了手下那群流氓混混外估计没有人会在乎,但是冰山作为水之都的市长,不仅仅在市民中有着深厚的人望,同时这个市长身份算是世界政府体系内的官僚。

    不过和寻常的官僚不同,水之都的市长历来都是竞选出来的,任免与否世界政府插不上手。

    总而言之一句话,冰山不是不能动,关键是得找好背锅的人,cp9是世界政府秘密谍报机关,要是泄露了自身的行踪······号称是司法岛“cp9”800年来最强者的路奇可丢不起这么大人!

    碰头会议结束的很快,

    卡库提着裤腰带摇摇晃晃回到了酒桌上,举起酒杯继续开怀畅饮,路奇坐在角落里自斟自饮,布鲁诺转身去了酒窖盘点储藏的酒水,卡莉法从酒吧后门匆匆离开······

    在商业街名为“白橡木”的酒店今日被人包了场。

    十二层楼高的酒店在水之都也算是第一流的水准,包下了整座酒店的客人正在顶楼的餐厅宴请贵客。

    “cp9的秘书好用吗?”

    “······呼!没想到卡莉法她也是cp9的人······世界政府的手伸的可真够长的。”冰山拿着望远镜,远眺着他那熟悉的秘书船行在小巷之中,直到其彻底的消失在视野中才放下望远镜。

    不知不觉中,背后的衣衫被冷汗湿透。

    心中可谓是后怕不已,如果不是他早早的就将冥王图纸转交给弗兰奇,这几年来说不得早就被cp9得手了。

    “艾尔乌斯王子,你什么时候发现卡莉法是cp9的人?”

    冰山侧头看向了艾尔乌斯。

    今晚包下了整个酒店的就是艾尔乌斯,作为商业街距离布鲁诺酒吧最近的高层建筑,站在顶楼,有望远镜再手就可以轻松监察布鲁诺酒吧的人群出入,他特意在这里设宴,为的就是提醒冰山小心cp9。

    如今罗宾和革命军早早混迹到一处去,克洛克达尔也被赶出了阿拉巴斯坦······他不确定冰山未来会不会被草帽团搭救。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水之都现在可是埃克蒙多王国重要的盟友,埃克蒙多王国海军三分之一的战舰来自于水之都。

    要是冰山出点什么事,艾尔乌斯也会蒙受不必要的损失。

    “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发现这座城市里面藏着不少有意思的家伙,后来调查发现竟然是cp9的特工,我是不知道他们瞄准冰山市长你是为了什么,不过看在你我两家结盟的关系上,我不希望我们的合作遭遇什么人为的祸患······”

    艾尔乌斯一本正经的扯谎,“这次顺路过来提醒你一声,可别着了道,不然我会很伤脑筋该从哪里买船的。”

    “······是我太松懈了。”

    冰山面露冷意,“世界政府······没想到一直都在盯着我,原以为水之都市长的身份能多少有些庇护······现在看来倒是我天真了。”他深深吸了口气,转头看向艾尔乌斯。

    “怎么?有事找我?”

    艾尔乌斯迎上了冰山的视线,笑着问道。

    “的确是有事麻烦。”冰山点了点头,“不知殿下能否借我一二好手?说来惭愧,我手下没有多少擅长与人斗争的,而且······卡雷拉公司想必也有cp9的人,不好好清理打扫一番,都不知道该用谁了。”

    他毫不掩饰的坦白了想要清理掉cp9的想法。

    一点都不担心眼前的这位王下七武海反过来对他动手,送去世界政府邀功······他是看明白了,眼前这位黑王子虽然和其他王下七武海不同,不是海贼出身,但是这不代表对方就是世界政府的顺民。

    相反,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家伙才是真正心怀不轨的野心家。

    不过,这样正好。

    冰山至今没有忘记师父的死,若非是能力不足,真以为他早就放下了过去的憎恨了不成?

    怎么可能!

    他到现在睡梦中还会时常梦见过去那最快乐的时光,早上醒来枕头都是湿的。

    “借人?这个好说。”

    艾尔乌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他还担心冰山心软,或者说担忧世界政府的报复······现在看来不愧是能从无到有,建立起水之都最大造船公司卡雷拉的男人,儒雅斯文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冰山般冷硬的意志。

    他都有点担心冰山会做的太过火。

    到时候和世界政府真正闹掰可不好玩。

    “芙兰。”

    红发女仆快步行来。

    “冰山市长,这是我最信赖的部下,虽然不比狄伦、埃施巴赫他们出名,但她的实力绝对有保障,别说cp9,就算是cp0来人也能帮你解决掉,我会让她留下来帮你处理掉那些麻烦,不过·····最好能让世界政府哑巴吃黄连。”

    有苦也说不出。

    否则的话,世界政府动真格······冰山可扛不住。

    “······这么说的话,恐怕需要找人来背锅。”冰山皱起了眉头。

    “这个也不难,芙兰,让mr.2过来。”

    艾尔乌斯笑的开心。

    时至今日,他手下也堪称是人才济济了。

    mr.2冯·克雷,真名本萨姆的人妖应召而来,身上还是过去的天鹅服,等走到近前时,却发现他的脸上却顶着冰山的模样。

    “这是?”

    冰山面露骇然之色。

    哪怕他也多次和能力者打过交道,但看到这种随意变化他人模样的能力,心中不由得发冷,果然能力者都是些危险的家伙,这么诡异的能力······实在是防不胜防。

    “这也是我的部下,模仿果实的能力者,可以通过他将黑锅送给其他人,比如说······革命军。”

    “······这么做不会招惹来革命军吗?”冰山有些担心。

    “无妨,反正革命军帮人背黑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艾尔乌斯浑不在意的说道。

    “再说了,除了革命军,就算是四皇也不会千里迢迢跑来水之都专门清理世界政府的特工,这种没什么好处的事情也就革命军会干了。”

    “······”

    冰山无言以对。

    照这么说,貌似只能让革命军被黑锅了?

    但愿······革命军不会来找自己算账,冰山只能在心中祈祷两声。

    “对了,不如这么办,我临走前先帮你解决掉个麻烦,之后等我离开了,让芙兰他们再行动打击其余人······免得我前脚离开,后脚就出了事情,倒显得我是故意抽身避嫌,到时候污水泼到我的身上可就不美了。”

    艾尔乌斯盯着下方的布鲁诺酒吧,他还是觉得早早把门门果实弄到手比较稳妥。

    “殿下您是准备明天就走?”

    “没错,一早出发,免得那条银狐跑不见了。”

    “那岂不是说······今晚就动手?”

    冰山吃惊道。

    “没有错,有道是赶早不赶晚,今晚就先来个开门红。”艾尔乌斯接过来芙兰送上来的墨绿色兜帽风衣,这东西虽然不是革命军的标配,但是革命军大多数成员都有这么一套服装,谁让首领这么穿呢!

    底下的人有样学样,所谓的上行下效就是这么回事。

    艾尔乌斯也正好拿来一用。

    “mr.2,换上萨博的脸,等一下你不用动手,露个面就行,记住一定要让cp9的成员看到你的脸。”

    “奴家知道了,殿下您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说话间,mr.2的脸已经变成了萨博的模样,金色的波浪卷发,左眼下方有着一块伤痕,至于说断臂不好模仿······真正的萨博在年前就已经再生了失去的手臂。

    霍古巴克医生+miss.巴金+凯撒=肢体再生技术。

    毕竟人造人都造出来了,何况只是再生一条手臂。

    “······再等一会,等差不多快散场的时候我们再动手。”艾尔乌斯看着下方商业街上摩肩接踵的人潮,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人太多了,容易误伤无辜路人。

    喜欢有崩玉的我只想做个七武海请大家收藏:()有崩玉的我只想做个七武海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diyi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