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 > 武侠仙侠 > 玄浑道章 > 第1431章 求存献法功
    守正宫广台之上,张御和风道人对面而坐,当中展开一道气幕,里面显现的正是姜道人和妘蕞所在驻地的景象,看着二人此刻斗了起来,他们并不觉任何意外。

    姜、妘二人表面上虽然都是来自一处,可是各自出身不同,道法不同,彼此又互不信任,且只讲利己,不讲礼义。

    关键是元夏为了方便统御这些人,非但没有去进行约束,反而还去加倍纵容他们彼此的对抗和不信任,导致此辈内部罅隙极多,根本无可能合抱成一团。

    从烛午江的事就可以看出,其人根本不知道天夏就是最后一个元夏所需覆灭的世域,但却是宁愿拼死一搏,可见其内部矛盾已经到了难以抚平的程度了,也就是有元夏在上面压着,强行捏合着他们,才是没有因此散碎开来。

    两人这一战他们不打算插手,不论哪个最后存活下来,那都是没有选择余地了。

    风道人对着立在一边的常旸言道:“常道友这次做得好。”

    常旸忙道:“常某不敢居功,此也不过是借天夏之势罢了,归根到底是两位本身是什么样的人,就决定了他们会有怎样的作为。”

    这是一个分化相疑之策,你明明知道天夏可能在里面施展手段,也知道可能是为了分化瓦解他们,可你就忍不住会去多想,甚至产生对身边之人不信任。

    最重要的是,常旸还给了他们一条路,天夏并不见得是最终选择,天夏若是不行了,他们还能再反投回去么。有这个打低,他们自身底限自然就放得更低。

    但从深层次看,其实就是元夏给的压力太大,他们也不敢赌回去之后元夏会怎么对待自己,特别是在事先已经出过问题的前提下。

    两人这一场斗战足足持续了三天,由于周围被混沌晦乱之气所包裹,导致两人都是无处可去,更没有转挪的余地,只能在这里死斗,而且他们既然动上了手,也不打算有任何留手。

    到了第四日,道宫已是成了一片残破垮塌的废墟,这里的动静终是沉寂了下来。

    妘蕞身上道袍残破,红着眼睛自里的走了出来。这一战是他取得了胜利。不过也能看到,他耳朵上佩戴的两个玉耳珰都是不见了影踪。

    他最终能胜,那因为此物乃是他祭炼的两个代身,除了没有自身智慧,需要受他本人操弄外,可以说与有着他一般的本事,算得上是他原本宗门压箱底的手段了。所以这一战,他几乎就是用三条命来拼对方一条命。

    而姜道人其实也并没有亡。

    寄虚之境的修道人光论斗战之能,未必打得过未摘功果的修道人,但是寄虚之境在世身被打灭之后,还可以再度归返。从长远看,此等人其实永远不会输给寻常玄尊,只是短时间内是回不来罢了。

    张御和风道人看到是妘蕞存身下来,倒是认为这样更好,因为寄虚修道人更为受到重视,选择的机会也更多,反而妘蕞这样的人,做下了这等事,那是绝对回不到过去了。

    风道人对常旸道:“常道友,你去处置此事吧。”

    常旸稽首一礼,他甩出一道符箓,辟开一条漩流通路,往里走入进去,不多时,就在位于另一端的一驻地上站定。

    妘蕞此时盘膝坐在原地,正自调息恢复身上的伤势,察觉到动静,睁目见到了他,自嘲道:“看来贵方一直在关注着我们,眼下局面,正是贵方所需见到的吧?”

    常旸叹道:“妘道友,无论如何,你也是活下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你还有的选择,你比其余同道却是运气许多了,至少自己挣了一条路出来,而其他人仍然沉浸在泥沼之中不得摆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争杀中身死道消。”

    妘蕞闻听此言,不知为何,心里却是好受了一些,不错,这不是自己的选择么?在设法说服自己之后,他抬头道:“常道友,我今后愿意投奔天夏。”

    常旸道:“天夏自然是愿意接纳你的。”

    妘蕞沉默片刻,忽然道:“道友知道,若是……”

    常旸呵呵一笑,道:“有些话常某并不会上报,不过天夏这里元夏不同,说不定到时候让道友走,道友都未必会走了。”

    妘蕞心里松了口气,不过对此话却是不以为然。他道:“多谢道友了。”

    常旸没再多说什么,道:“两位廷执要见道友,请来吧。”

    妘蕞勉强站了起来,跟着常旸走入了气漩之中,在从另一端出来之后,他顿觉一股清冽气息进入了自身躯体,飞快补润着自身的躯体之中的伤势,他不觉贪婪呼吸了几口,同时看了眼四周,目中露出惊异之色,“这等界域……”

    常旸道:“妘道友,这边来。”

    妘蕞跟着他走上了一道向上的石阶,到了顶台之上,便见两名修道人坐在那处,各是道袍飘拂,背后是涌涌云海,气光流布。其中一人正是此前见过的风道人,而另一人他看了一眼,却觉心神一震,不自觉低下头来。

    风道人道:“妘道友,你愿意入我天夏?”

    妘蕞深吸一口气,深深弯下腰,态度谦卑道:“妘某已无选择,恳请贵方收留。”

    风道人道:“妘道友,你也是修道人,不妨站直说话,我天夏与元夏还是不同的。”

    妘蕞抬头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便慢慢站直了身躯。

    风道人点了点头,便开始向他问询一些问题,妘蕞这次无有隐瞒,将自己所知的都是无有保留的交代了出来。

    风道人将他所言烛午江先前所说的加以对照,发现并无任何不妥,便又点头,道:“若让妘道友你设法拖长议谈时日,元夏那里多久才会有所反应?”

    根据与烛午江的交代的,避劫丹丸最长可以两载,当然元夏不会等待他们这么久,他们每过一段时日就要向元夏传递消息,以禀告当前情形,若是事机不见有所进展,元夏或许就会强行接手。

    妘蕞道:“回禀两位真人,如果要拖延,在下恐怕最多只能拖延半载。”

    风道人意外道:“这么短?”

    妘蕞道:“因为我们只是第一支使团,只是先一步前来探路,顺便劝诱贵方修道人归附我等,但在后面,还有第二支,甚或第三支使团,那里面或许是有元夏修道人的。”

    风道人道:“哦?此前烛道友倒是并没有说及这一点。”

    妘蕞道:“两位真人,正是因为烛午江之事,我才知道此事。此事本就只有姜役知晓,他告知我,我们唯有寻到一些收获,弥补此前的过错,才可能给后面元夏来人一些交代。

    但是此人具体多久会至,他没有明言,在下推断,应该是在半载之内,若是我们迟迟不给消息回去,可能还会更早。但也不一定是这位元夏修道人亲至,也有可能先派一些人来问明情形,因为元夏修道人通常十分重视自己性命,不会轻易涉险,往往会用‘外身之术’代替自己行事……”

    张御听到这里,心中一转念,这外身之术他之前听说起过,其和道化之世中天外六派修道人只用气血之身为载乘元神与人动手的思路是相近的,只不过元夏的手段一定是更为成熟了。

    只是元夏修道人很少出手,烛午江自己就没见过,所以他不好判断此术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形。

    他想了想,道:“妘副使,你见过元夏修士出手么?”

    妘蕞摇头道:“在下从未见过。元夏修道人动手的时候,从来不让我们围观,最多只是告诉我们结果。”

    风道人道:“此举当是为了维持自身之神秘。”

    张御点首,对于元夏这般由元夏修道人绝对执掌上层的世域,如果一直在其他修道人面前显露手段,使得后者能够经常看到其所用的道法,那就失去自身的神秘性了。

    不过还有一点他认为较为主要,那就是维持上下尊卑。

    从烛午江提供的情形看。元夏上层和下层是区别较为明显,下层不配与元夏上层处置一同处置同一件事。

    而且有了避劫丹丸,元夏表面上已经驯服了这些下层修道人,已然不需要再靠威慑手段来控制此辈了。

    他想了想,道:“妘道友,你对元夏的‘外身之术’了解多少?”

    他本来只是试着一问,妘蕞却是回道:“此事在下却是了解不少。”

    风道人有些意外道:“这等事当是涉及元夏隐秘了吧,妘道友又是如何知晓的?”

    妘蕞抬头道:“因为元夏搜罗各外世道法功传以为己用,这‘外身之术’元夏用了也无有多久,而在下门中之功法正是其‘外身之术’的主要来源之一。”顿了下,他又言道:“在下愿意将这门功法献了出来。”说着,又对两人重重一揖。

    张御看了他一眼,这位显然对天夏如何对待自己仍不放心,毕竟烛午江是主动投诚的,而这位乃是半被逼迫的。

    他考虑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此物我等收下了,妘道友你可放心,我天夏自不会白拿你的东西。”

    ……

    ……(记住本站网址:www.diyi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