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章节目录 第1119章 第一〇六五章 城中初记(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赘婿 ”查找最新章节!

    “江宁城中的状况,我只一人过来,如今尚有些看不清楚,接下来咱们究竟帮谁、打谁,还望安将军明告……”

    房间里,游鸿卓与安惜福、梁思乙坐下之后,便开门见山地说出了心中的疑问。他是直来直往的江湖性子,决定了要帮人便并不含糊,安惜福自然也是明白这点,此时笑了笑。

    “城内的局面究竟会如何发展,眼下其实谁都说不明白,但究其大势,还是能看懂的……”他道,“这两年公平党在江南崛起迅速,说是共尊何文,实际上最初不过是几十股势力,都打了何文的名头而已,他们在这两年内,其实就有过大大小小的几次会盟,最初的几十股势力,如今变为最大的公平党五支。而今日的江宁之会,也就是新一次的会盟。”

    安惜福道:“公平党先前几次的会盟,谁的势力都没有扩张到整个江南,因此那时是内部盟会,几十个山头,任意两个结合,都是一次壮大。但今日公平党最大的这五支,已经变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彼此之间摩擦也是不少,说白了,便要规规矩矩的排座次。。。这便是今日整个江宁大会的目的。”

    游鸿卓点了点头。

    安惜福道:“若只是公平党的五支关起门来打架,许多状况或许并不如今日这般复杂,这五家合纵连横打一场也就能结束。但江南的势力瓜分,如今虽然还显得混乱,仍有类似‘大龙头’这样的小势力纷纷起来,可大的趋势已然定了。所以何文打开了门,其余四家也都对外伸出了手,他们在城中摆擂,便是这样的打算,场面上的比武不过是凑个热闹,实际上在私底下,公平党五家都在摇人。”

    游鸿卓笑了笑:“这便是内里分不出胜负,就先叫来帮手,场面上看看谁的拳头大,帮手多,之后再行火并。或者某一方兵强马壮,明面上都看得懂,那就连火并都省了。”

    “就是这等道理。”安惜福道,“如今天下大大小小的各方势力,许多都已经派出人来,如我们现在知道的,临安的吴启梅、铁彦都派了人手,在这边游说。他们这一段时间,被公平党打得很惨,尤其是高畅与周商两支,迟早要打得他们抵挡不住,因此便看准了时机,想要探一探公平党五支是否有一支是可以谈的,或许投靠过去,便能又走出一条路来。”

    说起临安吴、铁这边,安惜福微微的冷笑,游鸿卓、梁思乙也为之发笑。梁思乙道:“这等人,说不定能活到最后呢。”

    游鸿卓想了想,却也不由得点头:“倒确实有可能。”

    “吴、铁两支跳梁小丑,但毕竟也是一方筹码。”安惜福摇头笑道,“至于另外几方,如邹旭、刘光世、戴梦微这些人,其实也都有队伍派出。像刘光世的人,我们这边相对清楚一些,他们当中带队的副手,也是武艺最高的一人,乃是‘猴王’李彦锋。”

    “……游兄弟或许并不清楚,当年最初的‘猴王’头衔,乃是出自摩尼教,原是摩尼教十二护法中的一支。早几代的摩尼教只在江南贫户间流传,信众不少,却是一盘散沙,至上上代教主贺云笙时,私下里还与江南大户有所牵连,前代教主方腊看不过去,因此连同当初的‘霸刀’刘大彪、方氏众兄弟,杀了贺云笙,取而代之。那一代的‘猴王’李若缺因此离开了摩尼教。”

    江湖豪侠最爱听这些绿林传闻,安惜福说起这些过往,游鸿卓瞪着眼睛,连连点头。

    “后来圣公的永乐起事失败,司空南、林恶禅两人再出来接掌摩尼教,待到京城右相失势,密侦司被取缔,他们得了当时河北大族齐家的授意,辗转召集了什么‘猴王’李若缺、‘快剑’卢病渊这些老臣子,便打算北上汴梁,为大光明教打出轰轰烈烈的声势来。”

    游鸿卓笑起来:“这件事我知道,后来皆被西南那位的骑兵踩死了。”

    安惜福点头:“当时大光明教众多精锐、护法,去到朱仙镇时,被骑兵悉数踩死。那之后不久,西南那位在金銮殿上一刀杀了皇帝,林恶禅惊骇难言,此后半生,再不敢在西南那位的身前露面,十余年来,连报仇的心思都未有过,也算得上是因果迁延。而当初的齐家,后来叛入金国,前几年逃不过报应,卷入一场金国大乱,齐家死伤过半,齐砚老儿与他的两位孙儿被关在水缸里,一场大火将他们老老小小生生煮熟……”

    “竟有此事?”游鸿卓想了想,“黑旗做的?”

    “都猜测是,但外头自然是查不出来。早几年那场云中惨案,不光是齐家,连同云中城内众多豪强、权贵、百姓都被牵扯其中,烧死杀死不少人,其中牵连最大的一位,乃是大汉奸时立爱最疼的孙儿……这种事情,除却黑旗,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豪杰才能做得出来。”

    “大快人心……若真是华夏军中哪位英雄所为,实在要去见一见,当面拜谢他的恩德。”游鸿卓拊掌说着,心悦诚服。

    安惜福将云中府的这件事情一番叙述,无形中便拉近了与游鸿卓之间的距离,此时便又回到正事上。

    “先前说的这些人,在西南那位面前固然只是跳梁小丑,但放诸一地,却都算得上是不容小觑的豪强。‘猴王’李若缺当年被骑兵踩死,但他的儿子李彦锋青出于蓝,一身武艺、计谋都很惊人,如今盘踞通山一带,为当地一霸。他代表刘光世而来,又天然与大光明教有些香火之情,如此一来,也就为刘光世与许昭南之间拉近了关系。”

    游鸿卓点了点头:“这样说来,刘光世暂时是站到许昭南的这边了。”

    “目前看来,确实已经有了这样的端倪,至少李彦锋虽在刘光世麾下任职,过来后又接受了大光明教的护法之位,但这样的接触,往后会不会有变数也很难说……至于其它几个大些的势力,邹旭、戴梦微两方的人与我们一般,算是初来乍到,仍在与各方打探、接洽,东南那位小皇帝有没有派人尚不清楚,但估计会派。而西南方面……”

    安惜福的手指敲打了一下桌子:“西南若是在这边落子,必然会是举足轻重的一步,谁也不能忽视这面黑旗的存在……不过这两年里,宁先生主张开放,似乎并不愿意随意站队,再加上公平党这边对西南的态度暧昧,他的人会不会来,又或者会不会公开露面,就很难说了。”

    “……而除了这几个大势力外,其余三教九流的各方,如一些手下有上千、几千人马的中小势力,这次也来的不少。江宁局面,少不了也有这些人的落子、站队。据我们所知,公平党五大王之中,‘平等王’时宝丰结交的这类中小势力最多,这几日便有数支抵达江宁的队伍,是从外头摆明车马过来支持他的,他在城东头开了一片‘聚贤馆’,倒是颇有古代孟尝君的味道了。”

    安惜福如此桩桩件件的将城内局势一一剖开,游鸿卓听到这里,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也就大致清楚了。”他道,“只是这般局面,不知道咱们是站在哪边。安将军唤我过来……希望我杀谁。”

    安惜福笑着点了点头:“咱们这次过来,大的方向上,其实并不打算站队。晋地与江南毕竟相隔甚远,江宁的消息传到之后,女相那边插手的意思并不强烈,反正谁上位跟谁谈最是稳妥,我们也同意这一想法。不过,王帅与大光明教有旧,这点游兄弟应该是知道的。”

    游鸿卓点点头。

    “实不相瞒,王帅与我,都属永乐旧人。圣公的起事虽然失败,但我们于江南一地,仍有几个活着的朋友,王帅的想法是,考虑到将来,能够顺手落子的时候,不妨落下一些棋子。毕竟早些年,我们在雁门关、太原一带自身难保,谈不上庇护别人,但如今大家已归晋地,算是有家有业,有些老朋友,可以找一找,说不定未来就能用得上。至于到底是选哪家站队,还是袖手旁观坐山观虎斗,都可以看过事情发展,以后再说。”

    “不过,早两天,在苗铮的事情上,却出了一些意外……”

    他提到的苗铮的意外,本就是游鸿卓参与过的事情,一旁的梁思乙微微低了低头,道:“这是我的错。”

    游鸿卓看着两人:“这位……苗兄弟,如今状况可还好吗?”

    “前天晚上出事之后,苗铮立刻离家,投靠了‘阎罗王’周商那边,暂时保下一条性命。但昨日我们托人一番打探,得知他已被‘七杀’的人抓了起来……下令者乃是七杀中的‘天杀’卫昫文。”

    游鸿卓眯起眼睛:“……七杀之首?”

    安惜福点了点头:“根据我们打听,这位‘天杀’卫昫文绝不简单,他是‘阎罗王’麾下的智囊人物,性情乖戾心狠手辣,被他盯上的人很难落得好下场。苗铮既然被他注意到,接下来我们估计事情不容易了结……这边距离晋地太远,召人不易,因此听说游兄弟在这,便让思乙厚颜相召,希望之后行事之际,能有个照应。”

    “但有所命,义不容辞。”

    两边先前在晋地未有过太多直接接触,然而与王巨云的“乱师”在战场上的并肩早非一次两次了。安惜福话语说到这里,游鸿卓不做多想,拱手应承下来,却是分外自然。

    安惜福笑了笑,正要细说,听得后方院子里有人的脚步声过来,随后敲了敲门。

    从外头进来自然是安惜福的一名手下,他看了看房内的三人,由于并不知道事情有没有谈妥,此时走到安惜福,附耳转述了一条讯息。

    这讯息也并非大的秘密,因此那附耳转告也是做做样子。游鸿卓听到之后愣了愣,安惜福也是微微蹙眉,随后望了游鸿卓一眼。

    “这胖子……还是这么沉不住气……”安惜福低喃一句,随后对游鸿卓道,“还是许昭南、林宗吾首先出招,林宗吾带人去了五方擂,第一个要打的也是周商。游兄弟,有兴趣吗?”

    “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确实想见识一下。”游鸿卓道。

    “他未必是天下第一,但在武功上,能压下他的,也的确没几个了……”安惜福站了起来,“走吧,我们边走边聊。”

    游鸿卓、梁思乙相继起身,从这破旧的房子里先后出门。此时阳光已经驱散了早晨的雾气,远处的街市上有着杂乱的人声。安惜福走在前头,与游鸿卓低声说话。

    “我知游兄弟武艺高强,连‘寒鸦’陈爵方都能正面击退。不过这卫昫文与陈爵方作风不同,是个擅使人的。若是擂台放对,人与人的差别或许不大,但若以人数总量而论,江南公平党治下人群何止千万,‘阎罗王’治下以‘七杀’分置,每一支的人数都极为庞大,卫昫文既然得了擅使人的名头,那便绝非陈爵方一般易与,还望游兄弟不要掉以轻心。”

    “安将军提醒的是,我会记住。”

    游鸿卓拱手应下。他过去曾听说过这位安将军在军队之中的名声,一方面在关键的时候下得了狠手,能够整肃军纪,战场上有他最让人放心,平日里却是后勤、筹谋都能兼顾,乃是一等一的稳妥人才,此时得他细细提醒,倒是稍稍领教了些许。

    名叫梁思乙的女子走在后方,她倒是从头到尾都在板着个脸、面无表情,也不知是嫌安惜福啰嗦还是一直在为苗铮的事情感到内疚。

    三人走过街巷,朝着“阎罗王”五方擂的方向走去,一路之上,过去看热闹的人已经开始云集起来。游鸿卓笑道:“入城数日时间,放眼看来,如今城内各方势力不管好的坏的,似乎都选择了先打周商,这‘阎罗王’真是众矢之的,说不定这次还没开完,他的势力便要被人瓜分掉。”

    他想起自己与大光明教有仇,眼下却要帮忙过来打周商;安惜福联络的是大光明教中的永乐一系老人,突然间敌人也变作了周商;而“转轮王”许昭南、“大光明教主”林宗吾、“寒鸦”陈爵方这些人,首先出手打的也是周商。这“阎罗王”周商人品委实太差,想一想倒是觉得有趣起来。

    安惜福却是摇了摇头:“事情却也难说……虽然表面上人人喊打,可实际上周商一系人数增加最快。此事难以公理论,只能算是……人心之劣了。”

    “安将军对这位林教主,其实很熟悉吧?”

    “小时候曾经见过,成年后打过几次交道,已是敌人了……我其实是永乐长公主方百花收养大的孩子,后来跟着王帅,对他们的恩恩怨怨,比旁人便多了解一些……”

    三人一路前行,也随口聊起一些感兴趣的琐事来。此时的安惜福已是近四十岁的年纪了,他这一生奔忙,早年曾有过家室,后来皆已离散,未再成家,此时说起“永乐长公主方百花”几个字,话语平静,眼底却微微波动,在视野之中仿佛显出了那名红衣女将的身影来。此时人群在街道上聚集,曾经发生在江南的那场惊心动魄的起义,也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

    视野前方的广场上,聚集了汹涌的人群,各种各样的旗幡,在人潮的上方随风招展。

    那道庞大的身影,已经踏上五方擂的擂台。

    周围的人声嘈杂,犹如烧开了的沸水。

    “让一下!让一下!开水——开水啊——”

    广场一侧,衣着毫不起眼的小侠龙傲天此时正操着古怪的西南口音,一拱一拱地往人群里挤,偶尔抬头看看这片毫无秩序的围观场景,心下嘀咕:“这待会打起来,岂不是要踩死几个……”

    但为了凑这场热闹,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真要乱起来,自己便往人身上跑。反正连这么危险的地方也要来看热闹的,估计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亡命之徒嘛,踩死了也就踩死了,全是活该……

    “开水!让一下!让一下啊——”

    他脚底用力,展开身法,犹如泥鳅般一拱一拱的飞快往前,如此过得一阵,终于突破这片人群,到了擂台最前方。耳中听得几道由内力迫发的浑厚嗓音在围观人群的头顶回荡。

    这当中最为浑厚的那道内力令得龙傲天的心中一阵激动,他抬头望向擂台上的那尊弥勒佛一般的身影,感动不已。

    红姨啊、瓜姨啊、爹啊、陈叔叔……我终于看到这只天下第一大胖子啦,他的内功好高啊……

    武林盟主大人并不托大,他这些年来在武学上的一个追求,便是打算有朝一日拧下这个大胖子的脑袋当球踢,此时终于看到了正主,差点热泪盈眶。

    仔细听听他们的说话,只听得“阎罗王”周商那边的人正在指责“大光明教主”林宗吾辈分太高,不该在这里以大欺小,而林教主则表示他不是来欺负人的,只是见他们设下擂台,打过三场便给人发匾额、发称号,因此过来质疑他们有没有给人发匾额和称号的资格罢了,若是比武招亲,那固然你情我愿,若你说打过擂台就能称英雄,那么擂台的幕后人物,便得有令人信服的资格才行,因此为这擂台压阵的大人物,便该出来,让大家掂量一番。

    这些话说得漂亮,并且压倒了下方一大片杂音,又让龙傲天为他的内功感动了一番。

    呜呜呜,不愧是我的一生之敌,内功真高……

    “不要吵啦——”

    他在人群前方跳跃起来,兴奋地大喊。

    “都听我一句劝!”

    “打起来吧——”

    龙傲天的手臂如面条狂舞,这句话的嗓音也分外嘹亮,后方的众人一时间也受到了感染,觉得分外的有道理。

    “打他、打他——”

    “打死他——”

    “喔喔喔——”

    “死光头!死光头——”

    便是一阵分外混乱的呐喊……

    擂台之上,那道庞大的身影回过头来,缓缓扫视了全场,随后朝这边开了口。

    “安!静——”

    这两个字伴随着奇特的韵律,犹如佛寺的梵音,转眼间,犹如海潮般推开,压倒了小半个场内的杂音,一时间,场地前方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眼见他一人之力竟恐怖如斯,过得片刻,场地另一边属于大光明教的一队人俱都热泪盈眶地跪倒在地,叩拜起来。

    呸!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名叫龙傲天的身影气不打一处来,在地上寻找着石头,便准备偷偷砸开这帮人的脑袋。但石头找到之后,顾虑到场地内的人山人海,在心中恶狠狠地比划了几下,终于还是没能真的下手……(记住本站网址:www.diyitxt.com)